2014年11月04日 登录论坛 注册
华商网 > 理财 > 保险频道

  上海证券报昨日从相关渠道独家获悉,除昨日在官网发布偿二代保险集团监管规则(征求意见稿)外,保监会一天之内在行业内部连发十多个偿二代相关文件。文件背后的信息量较多:保险公司偿二代第一支柱第三轮测试将启动,同时偿二代第三支柱监管规则也起草完毕并开征意见。

  种种迹象预示,中国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的脚步真的近了,保险公司的资本监管将由规模导向转向风险导向。业内人士透露称,此前测试结果初步显示,相较于偿一代,在偿二代标准之下(综合各方案),保险业的偿付能力资本将释放数千亿,但各类型险企分化较大。

  第三轮测试将启动

  与银行业的资本监管体系保持一致的保险“偿二代”,其核心是“三支柱”的监管体系,包含了定量监管、定性监管和市场约束。其中囊括了保险风险资本、市场风险资本、信用风险资本等要求的第一支柱,已分别在产、寿险行业展开了两轮测试(方案测试和参数测试)。

  在两轮测试和征求意见的基础上,保监会修改形成了保险公司实际资本和最低资本监管规则第四次征求意见稿。此外,偿付能力压力测试征求意见第二稿也于昨日同时出炉。至此,保险公司偿二代第一支柱全部技术标准基本成型。

  知情人士透露称,“偿二代第一支柱第三轮测试马上将启动,第三轮是校准测试,在前两轮测试的基础上,第三轮更多地可能是微调,大方向不会有变。”

  多位保险业人士透露,根据之前的初步测试结果显示,偿二代现实情境下,各方案下寿险行业的实际资本和最低资本均有大幅上升,但实际资本上升幅度远大于最低资本。因此,综合下来,寿险行业的偿付能力资本可释放约4000亿至6000亿元左右。

  但具体至各保险公司,则分化较大。测试结果显示,因传统险产品占比高、高风险投资项目占比小、资产负债匹配度高等特点,大型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在偿二代监管标准下均有所提高;相反,中小型保险公司均有所下降。

  此外,有保险公司人士对“从偿一代向偿二代转换过程中,是否设过渡期”一事表示关注。目前监管部门对此并没有进行过明确表态,“不设过渡期的话,预计不少中小型保险公司短期将面临增资的问题。”

  三支柱监管规则开征意见

  偿二代第一支柱定量监管测试临近收官,而第二支柱定性监管要求(操作、战略、声誉等难以量化的风险)不久前已经公开征求意见,随着第三支柱监管规则的亮相,预计到今年年底,保监会将出台偿二代全部技术标准。

  多位保险业人士透露,在昨日保监会在行业内部下发的十多个偿二代相关文件中,关于第三支柱市场约束机制的三个监管规则首度开征意见。这三个监管规则分别是:“偿付能力信息公开披露”、“偿付能力信息交流”、“保险公司信用评级”。

  备受关注的信用评级方面,征求意见稿规定,保监会可与信用评级机构、行业分析师、研究机构建立定期交流机制,通过座谈会等方式就偿付能力信息进行交流。信用评级机构、行业分析师、研究机构发现保险业和保险公司存在以下事项时,可向保监会报告:国内外宏观经济环境发生变化,可能对保险业偿付能力造成重大影响;保险公司存在重大偿付能力风险或风险管理存在重大缺陷;其他可能危及保险业、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的事项。

  保监会同时鼓励保险公司主动聘请信用评级机构对本公司进行主体信用评级,并公开披露评级结果。保险公司应当采用公开招标方式选聘信用评级机构。保险公司发出投标邀请的信用评级机构不得少于3家。

编辑:周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