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财经 > 宏观经济 > 正文

公务员称去年绩效奖金都没发 没存到钱很丢脸

宏观经济 国际金融报 作者:黄烨 2015-03-02 10:43:00
[摘要]”  另一位三线城市的公务员老施在和《国际金融报》记者的交谈中不断强调,不要“妖魔化”公务员的灰色收入和一些官员的行为。对于上述“离职潮”的说法和“考试热”的现象,大梅和小吕都认为,跟自己的关系“不怎么大”。

  农历大年二十九,深夜。哄完刚出生不久的小孙儿睡觉,并等丈夫和儿子应酬归来的大梅,总算有充足的时间整理家务,清空“2015年羊年不再需要的东西”。

  大梅早不再年轻,也不像多年前那么潇洒和轻松,更几乎没有时间出去和朋友喝茶聊天。不变的是,她还是喜欢别人叫她“大梅”,却不是以“老”开头的称谓——20多岁还在劳动局工作时,原先的领导和同事就这么开玩笑地喊她。虽然现在已是当地财政局的一位“小领导”,“大梅”这个称号仍“不离身”。就连她自己都曾开玩笑:这个称号几乎伴随了到目前为止她全部的公务员生涯。

  与《国际金融报》记者聊天,当然是从与公务员有关的话题开始。稍出乎预料,忙着整理东西的大梅抬头率先反问:“我知道你要问我什么。是不是反腐、工资阳光化等对我们的影响?我只能说,肯定有影响。看到摆在墙那边的拉杆箱了吗?我现在就彻底不需要它了。”

  这个“足以摆得下20斤东西”的拉杆箱,是大梅2012年底特地买的。大梅当时纯属“未雨绸缪”,因为,她所在的部门一年能出去旅游两次,甚至是多次。但现在,用她自己的话说,随着“政策收紧”,想再出去公费旅游“根本不可能”,且“谁都不能触碰红线”。因此,拉杆箱被大梅归到了“羊年不再需要的东西”一类。

  大梅还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除了公费支出项目少了,就连平常认为“该是自己”的福利都减少,甚至是“消失了”,“说完全没有抱怨,那不都是真的”。

  受到影响的,何止是大梅一个人。春节期间,《国际金融报》记者先后与十多位在二三四线城市工作的各级公务员聊过天。与大梅的说法有些类似,他们的反馈普遍是“福利少了一些”、“生活清淡了”或“不用再想着怎么给领导拜年和送礼了”。

  也许,正如一位在某县城打拼了30多年的老企业家农历二十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所感慨的那样:“前几年,少部分公务员的日子确实太好过了。”但他同样坦承,“现在‘高级一些’公务员的状态应该是回归正常。但另一面,对于大多数基层公务员来说,如果连年终奖都没有,或许是说不过去的。总之,‘一刀切’亦不可取。”

  事实上,也有很多人说,公务员队伍的上述对比,与时势有关。过去两年,“反腐倡廉”几乎成了公务员队伍中“必须研究”的词汇,多数学习内容也与这四个字有关,且中央高层一直对反腐采取“高压态势”。

  就拿今年春节来说,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下称“中纪委”)都没闲着——据媒体报道,中央纪委信访室副主任宿云贵称,“大年三十到初五,共收到网络举报件是1818件,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0%。电话举报每天受理是50件,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从反映的问题看,主要是两大类:一是贪污受贿问题,二是失职渎职问题。”

  “事实就是事实,形势也无法改变。”工作了20多年的老公务员老吴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我还是相信公务员队伍绝大多数人是清廉的,也相信目前的情况会让队伍更好。因此,我会坚守在这个岗位,毕竟,不管是政府还是普通百姓,还是缺不了我们的公务员队伍。”

  对比强烈

  20多年前,大梅因一次偶然的机遇,被“挖”到了当地的劳动局,有了当时所谓的“正式编制”。“那时候,什么也不懂,也不觉得这份工作有多好,更不知道这份工作就是‘公务员’,还和家人怄气‘编制有什么好’。”大梅回忆说,“直到十多年前涌现出考公务员热,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就是公务员。而且,公务员会那么吃香,考上公务员甚至能为全家人争光。”

  蹉跎了几年时间,大梅后来因“名额空缺”,从劳动局调到了当地的财政局工作。换作前几年,这又是一份让很多人感到羡慕的工作。

  “在一般人的概念中,那边有固定的上班时间、不错的员工餐、气派的办公大楼,每年数次,还有固定的‘春游’、‘秋游’或‘外出考察学习’的机会。”一位要求隐去姓名的县城退休公务员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几年前,还有人为进财政局的名额争得头破血流。”

  大梅不讳言以前的福利,但这份工作让她感到高兴的,更多的还是这份工作带来的“稳定”。“不能说不辛苦,有时候考试、学习、写报告,甚至会熬通宵。但相对我做生意的丈夫和已是上班族的儿子来说,这算是一份非常稳定的工作。”大梅说,“至少,我能挤出时间来照顾他们。”

  福利也好,幸福也罢,都在2013年逐渐起了变化。“举个例子。2013年前,我每年年底整理东西时,都觉得这个不够,那个也不够。但这两年的心态是,这个也不要,那个也不要了。”大梅说,“就拿那个拉杆箱来说,我就准备送人。因为,再留着它,也没太大用处,单位没有谁会冒风险组织出去公费旅游。”

  “还有一个变化是,以前我可以偷懒请个假带孩子办点事。但现在,除非溜出去,不然,就得请假。”大梅摇着头,小声叹了口气。

  事实上,在《国际金融报》记者与其他一些公务员的接触中,2013年几乎都被认为是一个“拐点”。

  “2012年底,就起了微妙的变化,只不过,当时大家都没怎么注意到。”老吴就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回忆说,“当时的‘八项规定’,立刻给公务员队伍上了个‘紧箍圈’。”

  时至今日,仍能在一些网站显要的位置找到中央政治局的那次会议全文。据官方媒体2012年12月4日报道,会议强调,要精简会议活动,切实改进会风,严格控制以中央名义召开的各类全国性会议和举行的重大活动等。

  “这之后,一年几次的旅游没了。出去开会的次数也少了,甚至开会的油补,有时候都没了。”大梅说,“一直到现在,大家都在谨慎小心地执行相关部门的规定。”

  远非个案

  对于公务员队伍来说,敲山震虎的不只是“八项规定”,还有反腐。让外界关注的是,今年1月8日,中纪委监察部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去年全年,68名中管干部已结案处理或正在立案审查,其中不乏“大老虎”级别的人物。“这些,我们基层公务员都看在眼里。”老吴说。

  与大梅类似,2007年就成为公务员的小徐产生了“一丝丝的失落感”。

编辑:杨琳2

相关热词搜索:国际金融报 大梅 公务员队伍 公务员考试 于洪泽 公务员辞职 绩效奖金 中央纪律

上一篇:38家网站集体停售彩票 整顿后可能颁发新牌照 下一篇:公积金贷款利率昨起下调 80万20年期月供少百元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