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放弃“跳崖式”转向“滑索式”?英脱欧谈判摇摆开局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时间:2017-06-20 10:19:00 编辑:秦一乔 作者:师琰 版权声明

← 点击大图左右可翻页 →

  布鲁塞尔时间6月19日上午11时,英国脱欧大臣戴维斯(David Davis)与欧盟委员会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终于坐下来,就英国脱欧展开正式谈判。

  这是自英国脱欧公投一年以来迈出的实质性一步,却似乎物是人非——6月8日的大选结果已近乎粉碎了脱欧支持者曾经爆棚的自信。特雷莎·梅带领的英政府一度下决心“硬脱欧”,“悬浮议会”的结果却让他们不得不放低姿态。

  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Philip Hammond)呼吁英国在脱欧谈判中应该对工商业利益尤为关注,他认为英国的脱欧方式应该是缓坡式平滑推进,而不是“跳崖式”冒险。

  “事实上,脱欧是一个失败的命题,对英国和欧盟都是有害的。”金融家索罗斯致信英国《邮报》这样写道。他呼吁特雷莎·梅至少应让英国暂时待在欧盟单一市场。

  谈判自信此消彼长

  哈蒙德公开批评特雷莎·梅早先的主张“达不成协议胜过坏协议”,警告若英国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脱欧将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结果”,“一个常识是,我们应该通过一条绳索到达这个地方,而不是通过悬崖到达。”他说。

  但事实上,欧盟成员国领袖现在担心的是,以英国保守党政府目前岌岌可危的执政地位,很难就脱欧谈判达成可行的协议,也就是说,英国很有可能在无法取得任何协议的情况下脱欧。

  民粹主义政党在荷兰和法国大选中的失败以及法国新任总统马克龙在立法选举中的最新胜利,都让布鲁塞尔对欧盟的未来增强信心。

  6月19日法国立法选举结果公布,马克龙领导的前进党在国民议会的577席中获308席,其联盟民主运动党获42席,以“令人难以置信的”优势取得议会绝对多数。

  这意味着马克龙将能按照自己在大选期间所做承诺,推动法国的劳动力市场、税收和养老金制度等改革,提高法国的生产力和投资吸引力,并为欧元区进行更大胆的改革奠定良好基础。

  欧洲金融市场受此鼓舞,主要股票市场在早盘交易中上涨约0.75%,法国股市CAC 40指数开盘上涨0.95%,创下两周新高。

  德国外交部长加布里埃尔(Sigmar Gabriel)表示,英国现在有机会实现“软脱欧”,使英国在正式离开欧盟后还能进入单一市场,但他的前提是要求英国至少接受欧盟公民的行动自由。

  一些分析师指出,比起英国脱欧问题,重拾自信的欧盟在法德引擎领导下更关心的是如何进一步整合巩固欧盟这座大厦。近日法德领导人已共同勾勒出一份欧盟的新“路线图”,要在未来两三年里,随着法国顺利进行结构性经济改革,德国将领导加强欧盟内部金融团结、建立欧洲货币基金组织,并在外交政策和安全防务领域让欧盟发挥新的作用。

  英国立场仍未清晰

  比利时外交部长雷恩斯(Didier Reynders)的评论也许是有代表性的,在他看来,欧盟领导人对英国的谈判目标仍不确定。他在欢迎脱欧谈判终于开始的同时说,“我们正在等待一个明确的英国立场”。

  对布鲁塞尔而言,母庸置疑,保证350万生活在英国的欧盟公民权利是脱欧谈判的第一要务。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一再声称,要为在英国生活、工作和学习的欧盟公民提供真正的保证。

  欧盟将移民权利、“离婚费”和北爱尔兰边境列为脱欧谈判的首要事项,英国当初一再坚持必须同步开展未来贸易关系的谈判,但在当前境况下,已不得不接受欧盟的这一立场。

  欧盟委员会期望的是欧盟公民在英国继续获得与从前一样的权利,包括学术和专业资格得到承认,工作、经商、移民自由,并在获得医疗保险、养老金和其它社会福利上与英国公民拥有完全平等的待遇。

  欧盟愿意与英国相互认可上述待遇。相对而言,有120万英国公民目前生活在欧盟。

  欧盟还希望上述权利适用于欧盟公民“现任和未来的家庭成员”,无论其国籍。对英国政府而言,至少这一点难以接受。

  英国的福利制度优于多数欧盟国家。这也是英国一直以来对移民颇有吸引力的重要原因。去年11月,媒体曾挖掘出一桩有典型意义的福利丑闻。来自法国的喀麦隆裔男子苏布(Arnold Sube)一家2012年从巴黎来到英国,33岁的他和妻子以及8名子女在4年里已经让英国福利系统支付238512英镑,还刚刚获得当地社区政府提供的一幢价值42.5万英镑的独立别墅免费居住。

  而他来到英国的原因,是得到国民免费医疗体系(NHS)资助27000英镑进修精神病学护理学位,从而成为每周工作10小时的护理人员。

  英国智库高级研究员波特斯(Jonathan Portes)认为,尽管移民权利是相对比较容易谈判的领域,但欧盟的主张仍存在严重现实障碍。

  英国内政部在2012年对配偶和家属签证引入了严格的最低收入要求,现在的事实是欧盟公民比英国公民更容易将其非欧盟配偶和其他直系亲属带入英国。英国政府一直无力纠正这个看似荒唐的问题,多次表示要扩大收入门槛,并对英国非欧盟公民配偶进行英语测试。

  但限制外来移民人数的计划则引起工商界强烈不满。多份研究报告均警告,限制移民的计划不但会切断英国最重要的劳工供应来源,而且也会使目前一些关键行业人手短缺的问题继续恶化。

  另一个重要问题是,英国是否会支付天价“离婚”账单?欧盟认为英国“欠”550至750亿欧元,其中大部分是英国未缴的预算承诺,但英方只同意支付一小部分费用。

  一项过渡性协议也至关重要。英国将于2019年3月离开欧盟,但双方未来关系,包括贸易协定,可能需要多年的谈判,在新的贸易协定生效之前,肯定需要临时安排,以便货物、服务、资本和数据继续流动。欧盟认为英国必须在这个过渡期间接受人员自由流动、预算缴款和欧洲法院司法管辖权。英国会同意这个条件吗?此外,英国将如何维护伦敦金融城的未来地位,是否能够为金融服务争取特别协议,也仍悬而未决。

相关热词搜索: 指数开盘 滑索 跳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