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财经 > 相关动态 > 正文

揭秘中介疏通 “黑”菲佣产业链

相关动态 北京商报 2018-08-27 10:28:25
[摘要]中国内地尚未正式开放菲佣签证,但针对菲佣的“地下”交易近来却十分频繁。北京商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不少家政企业以劳务输送为由,在内地推广菲佣服务。

  在早期电视剧中经常出现的“菲佣”近来在内地家政市场走俏,但由于在内地尚未取得合法地位,仅凭一个客服微信号、一段英文介绍、十几秒的自拍视频便通过家政公司以“黑户”身份进入所服务的家庭。家政公司会向雇主收取各种“疏通费”将近10万元,从签证、面试到带佣工前往雇主城市,俨然形成了一条“黑色”产业链。

  “地下”交易频繁

  中国内地尚未正式开放菲佣签证,但针对菲佣的“地下”交易近来却十分频繁。北京商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不少家政企业以劳务输送为由,在内地推广菲佣服务。

  其中,深圳的一家名为聚网家政服务公司则打着提供普通家政服务的名义从事涉外家政的业务。北京商报记者与聚网家政服务公司负责人取得联系后,对方介绍称,该公司外佣分为三类。其中一类是第一次来内地的菲佣,之前没有工作经验,介绍人垫付5万元“输送费”,由“合作伙伴”将菲佣带到内地。雇主每月支付6000-7500元的工资,合作达成后,雇主还需向介绍人支付3.6万元的中介费。雇佣此类佣工,雇主前期需支付近10万元的输送、中介费用。

  另外一类是有两年以上工作经验的菲佣。合作成立时雇主需要支付3.6万元中介费和1万元的输送费。菲佣雇佣合同签约为三年,雇主每月向菲佣支付7000-9000元的工资。还有一类外佣为印尼、缅甸佣工。这部分佣工是刚到内地,如果合作成立,签订三年服务合同,雇主每月向外佣支付5000-6500元工资,同时服务中介费为3.6万元。前两类为菲律宾佣工,需要雇主方提前提出预约要求,才能将菲佣输送到内地。

  第三类外佣属于人已在内地的印尼、缅甸等地佣工。聚网家政服务公司外佣介绍人在向北京商报记者说明佣工分类后,便向记者发送十多位印尼、缅甸佣工的自我介绍短视频、护照信息。不过,该介绍人也毫不掩饰地表明外佣的身份信息,介绍称,“她们来内地的签证只有7天,或半个月、多至一个月,办签证的目的只是过国境,签证过期后就会成为‘黑户’”。如果记者有选中的佣工即可与佣工进行视频面试。而之后,介绍人会带佣工前往雇主城市,三方签约,佣工开始上户服务。

  对此,家政介绍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如果雇主想为外佣办理长期签证,可能需要支付2.5万元的费用,而该介绍人接触到的雇主,多因费用问题以及担心外佣擅自离开等问题,不愿为佣工办理长期签证。

  “黑户”产业链

  实际上,从事外佣输送的介绍人也十分清楚内地尚未开放家政外佣服务。但面对高额收入愿意冒险。

  聚网家政服务公司上述中间介绍人表示,拥有长期签证的外佣在全部外佣中占比不足1%。在他看来,内地没有开放菲佣市场,是控制“源头”,然而进入内地后就无人监管。该介绍人表示,如果有人敲门尽量避免外佣开门,并且提前让佣工躲藏好。

  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的另外一家外佣输送公司——萬邦盛世(香港)有限公司的客服人员也表示,目前公司有十几名菲佣等待雇主雇佣,其中只有一位菲佣在内地有长期签证。如果“黑户”菲佣想要回国仅需支付一笔罚款,即可返回自己国家。但因“黑户”外佣回国后不能入境,所以很多外佣都尽可能在内地多留几年。

  实际上,香港地区家庭服务行业已对菲佣开放,香港居民可到雇佣中心查看菲佣资料,从挑选面试再到菲佣上户服务,需两个月时间。一位香港居民孟女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她雇佣的菲佣曾有在新加坡家庭服务经历,菲佣月薪为4700港元,折合人民币仅为4110元左右(参考8月23日港元兑换人民币汇率)。相比之下,从聚网家政服务公司雇佣“菜鸟”外佣,每月支出超过6000元人民币以上。

  早在2016年港媒《东方日报》报道称,内地“黑户”外佣的待遇较优厚,月薪在5000元人民币以上,不少菲佣愿意从香港跳槽北上。2016年北京机场也曾截获一名逾期居留近两年的56岁菲律宾籍女子,她一直以家佣身份在北京做黑工,最终被行政拘留15日。

  在2016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公安部支持北京创新发展?20项出入境政策措施》中,提出了允许外籍和港澳高层次人才聘雇外籍家政服务人员。2013年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指出,诸如菲佣、印度飞饼厨师、越南工等在厦门非法务工的外国人,将被处以5000元以上2万元以下的罚款,私自雇佣这些人的家庭,则会被处以5000-5万元的罚款。如果非法滞留内地的外佣被发现,雇主会面临“人财两失”的风险。

  监管“只限不管”

  “菲佣”在家庭服务行业内代表了“靠谱”和“专业”,菲式家庭服务也走俏内地家政市场。北京商报记者在网络平台中找到不少“菲佣式培训”、“菲派保姆”等关键词博人眼球。

  北京商报记者从家政企业管家帮了解到,该公司将于本月底引进5名菲佣培训师,培训师将在内地停留1-2个月的时间,一方面向管家帮培训学校的学员教授课程,另一方面也会在学校学习管家帮的家政培训内容。管家帮相关负责人表示,管家帮培训学校与劳工部等部门办理程序,以高端人才的名义引入菲佣培训师。

  在已雇佣菲佣或外佣的香港家庭而言,选择菲佣仍需筛选、对初次接触的菲佣仍需提防。上述香港居民孟女士表示,身边的朋友也更换了1-2次佣工,才能找到称心的菲佣。

  在北京工商大学教授洪涛看来,菲佣是全球家政业的一个品牌产品,消费者的认可与菲佣提供的优质服务不无影响。在全面对外开放过程中,家政业的对外开放也是必然趋势,未来菲佣进入内地也将是必然。同时,洪涛指出,如果没有规范有序的发展家政业的对外开放,就可能出现相应的问题,“鱼目混珠”会影响家政业的对外开放。可以出台相应的管理办法,特别是涉及到人员的往来及其服务环节。

  对于菲佣在内地的监管,洪涛指出,会对内地家政服务市场的专业化程度、规范化运作、健全家政服务市场的制度等起一定促进作用。但在劳动力引进和输出问题上,内地仍需建设相应的制度。避免当下“只限不管”的情况。“开放、透明、协调、规范、有序将是我国家政业对外开放的必然遵循的基本要求。虽然菲佣市场存在‘只限不管’的现象,但这也避免‘一管就死’的情况发生。我们可借鉴新加坡、香港地区的政策经验,通过开放式的现代化管理,从而保证对外开放家政业可持续发展。实际上我国家政业对外开放可以充分利用家政行业协会、利用现有行业协会的一些标准进行管理。

编辑:齐少恒

相关热词搜索: 揭秘中介疏通 黑菲佣产业链

上一篇:第二十四次乳协年会开幕 伊利为中国乳业振兴建言献策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