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财经 > 相关动态 > 正文

人民币汇率升值B面

相关动态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01-22 10:05:54
[摘要]1月21日,独立外汇风险管理机构FXExpert联合创始人张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

  “很多企业没有想到人民币升值这么快,不少都是后知后觉,直到人民币汇率到6.6才开始行动,甚至有些在今年年初才大量结汇,损失惨重。”1月21日,独立外汇风险管理机构FXExpert联合创始人张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

  去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5月7.15的最弱位置涨至年底6.5附近,升值幅度高达10%,升值势头之猛令所有银行交易员和企业始料未及,而这种影响已经反映在了A股出口企业的汇兑损益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Wind数据发现,目前已经公布2020年业绩预告的上市公司中,有28家公司提及汇兑损失对净利润的影响,其中5家企业汇兑损失超过亿元,损失最为惨重的纳斯达(002180.SZ)预计汇兑损失为7.4亿元,高居榜首。

  多位专家向记者指出,如果企业仅凭主观感受去押注汇率的趋势,往往会因为判断失误而造成较大的汇兑损失。所以,仅仅依赖提前或者延迟结售汇这样简单的手段并不足够,要学会运用外汇风险管理工具降低汇率波动的风险。

  “811汇改后,外贸企业风险防范意识有所提高,但依然面临一系列内外部制约。从内部管理看,存在分析研判不足、内部管理僵化、跨境业务经营策略存在失误、对金融产品运用和了解不足等问题。从外部环境看,受海外贸易投资政策收紧部分国家外汇管制严格、欠发达国家国别风险较大等问题掣肘,影响了汇率风险防范。”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向记者分析称。

  汇兑损失扭曲盈利

  如果剔除汇率影响,从事海外工程承包及进出口业务的中工国际(002051.SZ)本可以在2020年实现盈利。

  1月15日,中工国际修正业绩预告称,2020年美元对人民币汇率持续走低,第四季度贬值超出预期。公司国际工程承包及进出口业务占比较大,受人民币单边升值影响,2020年公司汇兑损失约为3.63亿元。剔除汇率影响,2020年公司实现盈利。

  无独有偶,外销占比约七成的东山精密(002384.SZ)去年前11月的汇兑损失就达到1.8亿元。业绩预告显示,公司去年核心产品印刷电路板业务下游需求旺盛,营业收入和利润规模实现较大幅度的增长,预期实现盈利14亿元-16亿元,同比增长99.24%-127.71%。如果不是汇率波动影响,本可以实现更大幅度的利润增长。

  华海药业(600521.SH)因国内制剂及原料药销售大幅增加,盈利也实现大增,预计去年实现净利润9.1亿元-10亿元,同比增长约60%-76%。

  1月21日,公司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作为外向型企业,公司特别关注汇率变化,会根据实际情况采取适当的工具对冲风险。”

  不过,从去年的情况来看,汇率风险并未得到很好规避。公司因美元汇率大幅下跌,产生汇兑损失约1.46亿元。该公司去年上半年实现境外收入20.29亿元,占营收比重约六成。

  纳斯达的汇兑损失最为惨重。公司是全球前五大激光打印机厂商,去年中报显示公司境外业务(含出口)占比达到88.64%。受去年下半年人民币升值影响,公司产生大额汇兑损失,预计汇兑损失为7.4亿元,而去年同期汇兑收益约6500万元。

  受此影响,纳斯达预计去年净利润大幅下降,盈利约5000万元-7500万元,同比下降89.92%-93.28%。

  除上述企业之外,奥佳华(002614.SZ)、海晨股份(300873.SZ)、兴森科技(002436.SZ)、科华控股(603161.SH)等多家A股企业均切切实实地产生了汇兑损失。

  “2015年汇改至今,其中有3年半的时间人民币是贬值状态,很多出口企业其实是‘躺着挣钱’。2017年人民币升值,对很多有美元负债、扩张中的民营企业也是利好。所以这五年来,很多企业都没有真正‘痛过’。直到去年人民币快速升值,大多数企业甚至都没有采用套保工具,处于‘裸奔’状态。或者就是很多企业的能力储备、人才配置、对衍生品的熟悉程度,都没有达到市场套期保值的要求。”张沈说。

  紧急增加额度

  面对白白消失的盈利,多家公司开始行动,拟开展远期结售汇业务,并追加额度。

  中工国际在2020年底出炉了远期结售汇业务的可行性分析报告。

  公告称,为防范汇率波动风险,控制成本,锁定工程及贸易利润,同意公司开展总额度不超过5亿美元的远期结售汇业务,在上述额度范围内,资金可循环使用,业务期限自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一年。

  奥佳华相关人士在受访时表示,公司在去年年底增加了远期结售汇业务的额度。

  据了解,公司于2020年11月底召开相关会议,在上一年42000万美元的额度上,增加公司开展外汇衍生品业务额度5000万美元,增加后额度为累计不超过47000万美元,以有效规避外汇市场风险。

  但与此同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在其他众多出口型企业里,像这样采取汇率管理和风险措施的并不是很多。

  在人民币升值预期不减的情况下,正如央行呼吁的那样,企业和金融机构建立中性套保意识势在必行。

  张沈提出,“首先,希望企业回归风险中性的意识,不要去赌汇率走向,而是有纪律地有策略地滚动去做套期保值。其次,希望公司财务和业务拉通,当财务给客户报价时,要提供尽可能保守的汇率,不要太激进。业务部门签完单报完价,就要尽快让财务去做锁定,避免后续汇率朝不利方向走。最后,海外净投资也要做一定保护,套期保值三个策略:公允价值套保、现金流套保、海外净投资套保,三个策略都用起来,不能缺条腿。”

  北京金阳矿业首席分析师蒋舒则在受访时表示,“对于企业而言,有两个建议。第一改变过去出口主导经济增长模式下,保出口就是保经济、保出口必然弱汇率的传统思维模式,在双循环格局下,人民币汇率市场化进程的继续,意味着汇率双向较大幅度波动将是常态。第二则是要重视汇率风险,少押注汇率涨跌,多进行汇率风险管理,将注意力集中于公司主业。”

编辑:齐少恒

相关热词搜索: 人民币汇率升值B面

上一篇:“红包雨”来了 公募基金霸气“炫富”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